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突破“卡脖子”技术,高校如何发力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1467

目前,中国经济已进入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人工智能、大数据、基因工程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催生了大量新产业。虽然近年来技术创新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但我国科研工作仍然面临着原始创新能力不足、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不畅等诸多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学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如何引领关键技术创新,在突破“瓶颈”技术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方面,代表成员提出了建议。

突破“瓶颈”技术需要三次通过。

中美科技竞争告诉我们,“瓶颈”技术依赖施舍与否,不能靠金钱买到,只能靠自力更生和自主创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王焰新说。

在他看来,虽然近年来高校在科技创新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就,但不可否认的是,“重学习轻技术”的思想倾向、不科学的评价体系和不完善的协同创新机制制约了高校在关键技术创新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制约大学实现关键技术创新的主要制度障碍有三个:一是“第一公里”技术创新的原始创新能力不足;第二,对技术创新“最后一公里”的转化重视不够;第三,缺乏“十年磨一剑”的创新氛围。王焰新说,“我们仍然缺乏一个让科学家们感到轻松、集中精力并致力于创新的环境。“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东南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吴智深对此也有深刻的理解。

“中国乒乓球在国家队训练上的投入不一定比日本多,但为什么它最强呢?关键在于我们强大的乒乓球文化。“例如,在日本工作多年的吴智深说,这与技术创新的原则是一样的。许多高科技产业的基础取决于创新氛围的滋养。”这种创新是可持续的,可以产生重大突破。“

在加强大学基础研究能力和优化研究环境方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张涛一方面建议加快国家实验室建设,另一方面根据国家重大战略需要,依托“双一流”大学推进一批各领域国际一流标准的国家实验室建设。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关注小团队在创新研究中可能发挥的关键作用。”研究发现,大型团队倾向于走中间路线,而小型团队更有可能实现颠覆性创新。”张涛说。

现有的科研评价体系亟待改革。

目前,我国大学的硬件条件已经具备。一些大学比美国类似的大学有更好的科研条件。为什么许多“瓶颈”技术仍然难以突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天津大学化学技术研究所高级纳米技术中心主任刘长军表示,“是我们的科研评估体系出了问题,大部分时间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输。“

他观察到,目前的评估机制更有可能引导教师选择能够在短期内产生结果、风险更低、且易于通过学校评估的研究方向。追踪国外热门话题是一种选择,而原创、开拓和领先的研究不可能一蹴而就。

“有些老师可以免于短期

合作创新是唯一的方式

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和政策链相互交织、相互支撑。要突破许多“瓶颈”技术,协作创新和集成创新是唯一的途径。

大学和企业之间的合作创新是许多委员会成员关注的焦点。“日本和欧美企业派人去大学学习,一边学习一边计划项目。几年后,他们熟悉了这些项目。结合企业需求和未来发展目标,他们与许多企业建立合作项目,甚至形成创新联盟。这种生产、学习和研究的有机创新体系更有利于关键技术创新。”吴智深说。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钱峰院士提出构建需求驱动的协同创新链。在基础研究领域,以国家重大需求为导向,制定国家基础研究指导战略,重点突破关键基础理论;在技术创新领域,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需求为导向,充分发挥政府、行业、科研协同创新优势,瞄准关键领域协同创新。在工程应用领域,组织和引导面向市场需求的企业制定和参与面向目标的基础研究和核心技术创新。从而实现基础研究、技术研发、工程应用和整体创新链产业化的无缝衔接。

全国人大代表、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姚德忠(Yao Dezhong)认为,政府在促进协同创新方面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政府应加强战略研究,通过政策引导调动大学和产业的积极性,通过三方合作共同促进合作创新

王焰新认为,当今,不仅科研要与创新相协调,高校人才培养也要在搭建跨学科平台的基础上进行。归根结底,高校培养的人才是关键技术创新的原动力。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