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当代东方股价飙涨89%股东忙减持 重启5亿定增疑点多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1804

Japan K线图

新浪财经新闻不久前,区块链的繁荣重现。负债累累、饱受诉讼困扰的当代东方,已经成为这股热潮的大赢家。其股价从2.89元/股飙升至11月1日以来的最高点5.45元/股,累计涨幅为88.6%。

当股价飙升时,当代东方也在资本市场采取了一些举措:一方面,公司修改了固定增长计划,宣布将向百年中农(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私下发行不超过1.58亿股,募集不超过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营运资金;另一方面,持有12.87%股份的南方资本宣布将通过电话拍卖减持不超过1%。

左手发行和右手还原。中国证监会尚未批准2018年当代东方增长计划。这次发行能顺利通过吗?

约6亿逾期债务,当代东方已恢复其固定的偿债增长,其筹集的资本已缩减至5亿英镑。

虽然股价上涨不错,但当代东方的财务状况确实有点令人担忧。根据第三季度报告,当代东方的收入为3.6亿元,同比下降41.37%。净利润损失1900万元,同比下降132.53%。

当代东方资本链表现不佳的情况更加严重。目前,公司账面现金只有9886万元,未偿还银行贷款总额为5.77亿元,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04.3%。与此同时,该公司因诉讼纠纷冻结了几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账户的数量仍在上升。目前,该公司已申请冻结27个银行账户,冻结总额为908万元。

由于巨大的偿债压力和不利的诉讼形势,11月18日《当代东方》的公告披露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将2018年不会消失的固定增长再次提上日程。公告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对象为世纪中农(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不超过1.5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资金净额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营运资金。如果增发成功,百年中农1.58亿股将占总股本的16.6%。实际控制人王春芳通过当代文化、当代投资、厦门徐希、先锋亚太仍持有29.46%的股份,公司控制权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与2018年的固定增长计划相比,此次固定增长计划的资金总量减少了三分之二,原计划筹集的资金总量为15亿元,将分别用于电影建设项目、高质量影视剧版权购买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分配目标从不超过10个特定投资者变为世纪中农(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这是唯一的附加目标。公告显示,百年中农成立于2019年3月22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这是一个围绕新兴科技产业的投资平台。投资范围包括农产品批量市场转型升级、冷链物流、大数据等领域。百年中农董事长陈斌持有30%的股份,也是当代东方董事。因此,这种固定增加构成关联交易。

2018年,东方鼎增目前的计划未获证监会批准,公司上一次成功鼎增是在4年前。目前,在当代东方存在着许多问题和诉讼,由于这一增长的目标是百年中农,在公众眼中没有具体的数据,如实收资本、人员规模和投保人数。因此,这一增长的成功与否仍需质疑。

4年减少股东投资公告计划的大股东不是别人,正是南都-宁波银行-当代东方东方东方东方东方东方东方

“卧虎藏龙”是参与南方资本资产管理计划的客户。其中,吴秀波认缴1500万元,前时尚编辑苏芒认缴500万元,巨人网络认缴1000万元,荣信达影视认缴500万元。按照每股10.8元的认购价格,吴秀波和苏芒目前分别持有约278万股和93万股,此前已增持10股。根据11月21日每股4.82元的收盘价,吴秀波和苏芒所持股份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340万元和448万元。

在过去的4年里,投资数千万的资产管理计划并没有给吴秀波和苏芒带来高额的投资回报,反而造成了数十万元的损失。根据余额宝2.31%的年率计算,1500万元的本金和利息接近140万元,因此,投资当代东方似乎未能超过余额宝和银行同期融资。

来源:公司公告

持有缩水资产超过4年,这不是南方资本第一次试图退出现代东方。

今年3月,南方资本与自然人于、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试图将其12.87%的股份分别转让给于(5.87%)和(7%)。然而,这两次股份转让在7个月后被宣布破产。当代东方宣布,由于于、的个人资金安排,本协议的转让终止。

早在2018年8月,南方资本持有的1.01亿股股份已被解除。今天,由于区块链的概念,当代东方被重新点燃。尽管它无法重现之前股价高企的盛况,但对于当代东方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止损的好时机。当代东方一直保持负面消息,并依赖这一概念在资本市场活跃。

此次减持后,南方资本仍持有10%以上的a股流通股。如果未来仍有减持计划,将不可避免地对当代东方的股价产生一定的压力。

当代部10年投资回报超过16倍,兑现4.45亿。

虽然南都的所有客户都有4年的梦想,但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当代部门却因为当代东方的利润而赚了很多钱。

2010年,当代集团斥资6474.5万元购买了当时ST大水29.99%的股份,后更名为当代东方。2014年,当代东方以11亿元的交易对价收购了孟姜维影视制作公司,收购溢价为1200%。两人签署了一项演出赌注。孟姜维承诺,从2014年到2016年,其母公司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和2亿元。

联盟已经“踏上了这条线”来实现它的业绩承诺。从2014年到2016年,该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其中阿盟贡献了2015年和2016年利润的80%以上。上亿的利润直接推高了当代东方的股票价格。2015年6月,当代东方的股价一度升至24.11元/股,较2010年当代集团进入ST洪水时的5元股价上涨约382%。

当代东方已经尝到了高溢价购买行为的好处,这种行为给赌博带来了利润,推高了股价。在联盟结束对卫伟表现的押注后,它将立即发布公告。该公司计划以不超过25.5亿元人民币的交易价格收购另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永乐影视。后者承诺,其2017年至2020年对母公司的净利润将不少于2.15亿元、2.95亿元、3.65亿元和4.2亿元,承诺净利润总额约为13亿元。

然而,这次收购受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质疑,并以失败告终。电影电视行业也面临严冬。当代东方已经失去了联盟的强大输血,资本链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然而,当代部门的现金流非常成功。2016年2月,当代集团宣布将其5.01%的股份转让给嘉兴微票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