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台企为何衰落:半导体只是小小的骄傲 台企挣扎是天灾or人祸?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1554

不同的时代,总会有不同的英雄,所以在战争领域,科技领域也是如此。因为消费者需求不会停滞不前,我们永远不用担心没有“科技英雄”崇拜。唯一不同的是,这些科技英雄拥有不同的技能和文化,他们将环游世界: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多数科技英雄来自欧洲和美国。他们拿着苹果手机监控世界上的每一个举动,顺便说一句,赚取天文数字的利润;大洋彼岸的安卓是另一个奇迹。经过野蛮的发展,它已经创造了一个民用智能手机市场。作者坚信安卓应该是移动互联网推广的最大贡献者。事实上,任何消费技术都需要向普通人推广才能成熟。没有安卓,世界对智能手机的理解就不会如此深刻,对苹果手机的卓越评价也会打折扣。

此外,在这一波移动互联网浪潮中,中国内地涌现出许多年轻人才。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互联网人物无疑是马云。他在成功前看起来不太好,但在成功后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男孩。当然,他没有去整容。相反,他用思考、奋斗、金钱和鸡汤改变了中国女性的审美观。生活中真正的赢家是反击模式。腾讯的马云花藤和百度的李彦宏是真正的年轻人才。他们英俊、富有且对家庭友好。更有美感的是,他们的产品与电饭煲、沙发和手电筒一起成为消费者生活的必需品。此外,中国大陆的手机在过去两年里取得了快速的进步,销量经常进入前三名或前五名。像雷军和杨袁青这样的骈文科技选手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转型。

目前,欧洲、美国、大陆和韩国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闪耀。他们每天都在思考如何瓜分世界。一些传统的科技圣地开始遭遇危机。日本的电子工业变得非常受欢迎。任天堂、索尼、夏普等企业不断向世界出口终端产品和零部件,但今天的日本电子企业就像尸体一样,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与此密切相关的台湾科技也正在脱颖而出。它们看起来不像尸体,但已经很老了。否则,台湾最著名的企业家不应该只是张仲谋和郭台铭。

台湾半导体,只是小小的骄傲

40年前,当世界科技第一次国际化时,台湾获得了比大陆更体面的工作。也许是因为总人口只有2300万,环境资源不丰富,至少生产资料肯定不如中国大陆,这也使他们基本上放弃了“先靠廉价劳动力发财”的想法。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政策和环境的双重影响下,台湾工业开始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转变,并迅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在此期间,世界顶级半导体合同制造商出现,整个集成电路供应系统建立。迄今为止,UMC芯片设计和TSMC芯片制造等相关企业仍在电子供应链中扮演着艰难的角色。台湾的技术也为个人电脑行业的零部件生产和整机组装做出了巨大贡献。华硕和宏的电脑从台湾岛出口到世界各地.据说,当台湾的技术,特别是半导体工业蓬勃发展时,他们的工业园区不敢停电。只有半小时生产能力的损失才能影响全球电子产品的价格和整个供应链的波动。

不幸的是,当台湾的半导体和其他产业最辉煌的时候,它没有考虑如何转型,也没有深入研究移动互联网的运作规则。或许,企业家们已经考虑过了,但长期的生产模式使得短期内不可能转变。事实上,当一个地区在商业上尽了最大努力,就很难再进行变革。

事实上,凭借其强大的半导体产业链,台湾企业已经赚了一些钱,并形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高科技硬件中心。然而,他们的发展模式始终以苹果、戴尔和东芝等品牌的合作为基础。企业家不重视本土品牌的培育。这种模式带来的恶果是“永远慢了一步”,而且被别人取代了。事实上,品牌培育的主要目的不是成为焦点或报纸头条,而是让一个地区的龙头企业、能够直接倾听消费者声音的企业和能够创造流行趋势的企业。苹果就是这样一个企业。他们创造了苹果手机,控制了消费者的购买选择,从而掌握了产业链中的绝对优势。相比之下,台湾的科技产业却没有这样的企业。他们孤立无援,难以歌唱。他们甚至不知道世界流行趋势。这种向后看的态度使他们只依赖半导体设计和合同制造。他们一生都在努力工作,但很难在历史上成名。更糟糕的是,每次有大的变化,台湾的企业似乎都会死一次。

台湾企业斗争,天灾还是人祸?

台湾的技术正在挣扎,他们缺乏优秀的品牌:宏和华硕听起来会像旧灰尘。HTC是一种新鲜的肉,但它就像夏天的花。在与苹果和三星仅有的两三轮竞争中,他们都输了。专家预测宏达电明年将损失6.5亿美元。TSMC和富士康现在做得很好,但他们都受益于苹果的订单。今年苹果公司的销售一打呵欠,两家公司就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之中。简而言之,他们都是穷人,他们的命运不在自己手中。

如上所述,台湾的市场、资源和品牌并不占主导地位,所以它们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更加敏感。事实上,从外部环境来看,造成台湾科技企业困境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首先,苹果等品牌公司越来越多地控制着整个产业链。TSMC可以获得苹果芯片订单,但必须经过三星的几轮定价。此外,新苹果手机的芯片订单并不总是可用的。早期为满足苹果的需求而进行的大规模投资使得成本回收非常困难。另一个巨人三星韩国已经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整个产业链的优势。单单这一项事业就对台湾的科技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可以说,“三星是决定半导体行业兴衰的人”。连苹果都应该害怕这个企业,更不用说台湾的科技有情了。除了这些巨头,还有大量的颗粒企业在中国大陆流动,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了台湾企业的利润。深圳的电子产业链日益完善,已经成为台湾不可或缺的竞争对手。

外部环境就像一场自然灾害,台湾企业很难掌握。事实上,八年前,没有人知道苹果会制造一部令世界科技竞争对手厌恶的苹果手机。然而,除了自然灾害,台湾企业的人才培养模式也值得反思。事实上,任何企业的兴衰最终都要归功于人。在台湾科技全盛时期,经理人基本上采用技术股和奖金分配制度。这些激励制度帮助企业留下了许多关键人才。然而,台湾企业继承了日本的电子文化,这基本上是一种“低调血汗钱”的文化。这种企业文化可以保证基本的生产能力,保证员工认真工作,保证效率不断提高。然而,由于过分强调“努力工作和忍耐”的精神,年轻人对创新的热情逐渐消失。台湾企业的雇佣制度之所以应该受到指责,是因为它只教导台湾年轻人努力工作,吃苦耐劳,忍受孤独。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可以生出像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25岁的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在世界闻名的时候还不算太老。台湾企业仍然掌握在老一辈企业手中。TSMC的张忠谋已经60岁,富士康的郭台铭已经64岁。这些老人都想退休,但他们确实想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