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首批返沪隔离家政人员陆续“解禁”,家政刚需预计3月反弹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1599

住在上海黄浦区的薛女士最近一直很痛苦:她的家庭有两个孩子,一个在初中,一个在小学。自3月2日以来,这两个孩子一直在家接受在线教学。她和丈夫也回到了工作岗位。过去,家里的阿姨负责孩子的交通和一日三餐。

自从疫情爆发后,薛女士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让姑姑回去工作。“回到工作岗位,说实话,害怕增加工作感染的风险。但是不要回去工作。开学后,我真的无法独自忍受。”薛女士说。

在疫情流行的这个时候,有很多雇主想邀请阿姨,担心安全。这也导致上海国内部门连续两周的低回报率。然而,随着网上复课和各行业有序复工的深入,预计国内工作将从3月起明显反弹。

2月23日,《中国日报》()的一名记者从多次采访中了解到,针对家政工人重返工作岗位,该行业发布了重返工作岗位的“指南”,明确要求所有家政工人在重返工作岗位前隔离14天。第一批大规模返回上海的家政工人将从2月10日起“解除”,并从2月24日起开始服务。为了重建市场信心,国内一些企业还推出了“上门消毒”服务、在线员工健康和隔离查询小程序等。

家政工人需要隔离14天才能重返工作岗位。

此前,上海发布了《家政行业疫情防控工作指南》要求:所有家政工人需要隔离14天才能返回工作岗位。

54岁的沈阿姨来自江苏宿迁。她在上海从事家政工作已经十多年了。她做过月度妻子、幼儿园老师和外籍家政工人。2月23日是她在上海汉庭徐家汇中心酒店被隔离的第13天。

沈阿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是一个寄宿阿姨,和丈夫在上海租了房子,周日回去和丈夫住在一起。今年春节,她和丈夫去浙江丽水与女儿团聚。

最初,她的雇主给了她一个假期,让她在2月2日返回上海。疫情一爆发,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首先,浙江到上海的长途汽车停运了,我买了一张2月7日回上海的车票。出发的前一天,我得知公共汽车也停了,我最早只能把票换到2月10日。

“我总是从我们老板的家里带着2岁的宝宝。他们通常要去上班,所以他们急着让我过来。然后我联系了那边的居委会,但居委会不同意我们从那边过来,说因为你租的房子共用卫生间,所以你不叫它隔离。”沈阿姨说,经过同行介绍,她终于在汉庭上海徐家汇中心酒店订到了隔离房。

经协商,沈阿姨的酒店隔离费用及隔离期间的工资均由雇主承担。

沈阿姨说她很幸运:“现在有很多阿姨想回来,但是雇主都已经说了。请等待我们的通知,等我打电话给你时再来。所以阿姨呆在家里也很急,你有工资给我们吗?什么时候结束?”《澎湃新闻》记者从朱华集团了解到,针对农民工在返回工作城市前必须先“在家隔离观察”的特殊要求,该集团推出了7天或14天以上的优惠住宿活动,受到家政服务、快递、制造和外卖行业的欢迎。

目前,上海约有30家酒店在隔离期间参与接待家庭佣工,其中包括中国居民所有的汉庭和怡来酒店。然而,酒店透露住在酒店的阿姨不多,大部分费用由雇主支付。

重建信任:推行“家庭消毒”和建立“家庭服务健康”计划。

与沈阿姨不同,家政企业有自己的员工宿舍,所有家政工人回到上海后都需要集中隔离在宿舍里。每个宿舍都有一个宿舍主任,他每天向站长汇报情况,并分级管理。

在这段时间里

“上海是一个高度自律的城市。家政工人能否顺利重返工作岗位取决于雇主是否放心。例如,兼职工人是否被隔离,他们是否健康,如何去雇主家,是否有消毒,以及是否会有交叉感染,这些都是家政工人重返工作岗位的极其现实的问题。”王对说道。

“如果顾客能追踪他们阿姨的健康管理,他们就能建立相互信任,许多顾客的需求就能重新联系起来。”王告诉记者,重建信任是国内服务业爆发后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他们还在考虑通过行业协会向所有家政服务人员免费开放该系统。“岳管家”的创始人李伟也承受着巨大的疫情压力。"我们现在相当于在水库上工作."李伟说,他们的家政工人要求回到上海后在家里被隔离14天。自疫情爆发以来,一些留在上海的员工与公司的其他业务部门“共享”,如社区食堂和企业服务。“但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仍然是家庭服务。”李伟坦言,在疫情期间,建立信任是重中之重。他们的公司为家庭提供“上门消毒”服务。

业内人士预测,3月份后,随着学校恢复在线课程和各行业工作的恢复,家政工作将需要或反弹。与此同时,第一批假期后返回上海的家政工人陆续度过了隔离期,预计到2月底,返回率将达到49.4%。3月份的计划恢复率超过50%。

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亚洲国产免费综合网,国产综合亚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