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负债3000亿的方正被“接管”,负债5000亿的海航还好吗|艾问观察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625

方正集团成立已有34年,总资产超过3600亿元,正经历一段黑暗时期。

2月18日晚,方正集团宣布,其债权人北京银行已向法院申请对方正集团进行破产重组,理由是方正集团未能偿还到期债务,显然无力偿还。

目前,中央银行、教育部和北京已经成立了一个清算小组来接管该企业。

一块石头激起千层浪。

作为民营企业的前领导者,方正在2019年规模为3000亿英镑的“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38位。现在它已经“破产”了,因为它没有钱偿还债务。

消息一出来,“方正破产”就成为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引起了广泛的公众关注。

那么方正欠了多少?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方正集团的总负债已达302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2.82%,作为“科技企业”,这样的负债比率高得惊人。

更绝望的是你看不到还钱的可能性。

财务报告显示,方正集团2019年对其母公司的净亏损达到31.9亿元,相当于平均每天亏损1183万元。

方正集团是如何从涉足信息技术、医疗保健、工业金融和工业城市整合,以及与联想和惠普平起平坐的六家上市公司,到深陷债务泥潭的重组,走到现在的位置的?

从科技开始

1986年,北京大学投资40万元成立方正集团。王选院士发明的“汉字信息处理和激光照排系统”为方正集团的起步奠定了基础。

(方正之之父王选院士)

随着激光照排系统进入市场,仅仅三年后,其订单金额就超过了1亿元大关。

王选,一位伟大的技术专家,一直非常重视自主创新。在他的领导下,方正探索出了一种“不屈不挠”的产学研结合模式。

所谓不屈不挠的精神是指“不断追求技术突破”,而不屈不挠的精神是指关注“技术的商业化和市场化”。

可以说,方正最初的成功与其强大?募际醣尘懊懿豢煞帧?

1995年,方正在香港上市,王选受邀担任方正(香港)董事会主席,成为方正的灵魂和旗帜。媒体甚至称他为“方正之之父”,尽管他没有担任方正集团的董事长和总裁。

当时个人电脑、显示器、服务器和笔记本电脑业务的快速增长给方正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短短两年,方正科技的收入和净利润增长了十倍。

到1999年,方正集团已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方正科技(电脑)和香港方正控股(电子排版)和方正数码(电子商务)。

同年,王选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此时,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只有7年的生命,但本能地让他开始思考身后的布局王选决定辞去方正研究院院长一职,全力支持年轻人参与管理。

2002年,他辞去方正控股公司董事会主席一职。

“让一个60岁的老人以任何方式领导高科技企业都太难了。至于管理,我不擅长。”

王选希望在他退休后,新的领导能够发扬他的“产学研结合”的创始人模式。

把狼带进屋。

然而,事情的发展适得其反。

中国早期的科技企业经常在技术优先和市场优先之间竞争,比如联想的倪光南和刘传志。

在灵魂人物王选淡出之后,公司不再有重量级的前辈来调解,创始人的内部技术学校和管理学校之间的矛盾开始变得越来越公开。

管理层的内部问题自然会反映在公司的业绩上。1999年,方正遭遇成立以来的首次亏损。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2001年6月,时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的魏新“空降”方正,成为该集团的副董事长。

魏新,w

1996年,离开河南审计局的李由和民间“气功大师”张海一起创业。在短短的几年里,他发展了30万追随者,积累了数千万元,相当于今天的10多亿元。

这一大笔钱足以让世界在最初的股票市场上运转。

所以大约从2000年开始,李友和张海在深圳重组成立了凯蒂投资公司。

他们先是收购了东方时代公司,然后进入上市公司中国高科技,先后经营方正科技、银鸽投资、飞亚达、中科建、深圳大通等。成为资本市场上一度着名的“凯蒂体系”。

看中了李友的狠毒手段。天真的魏新很快将他介绍给方正集团担任首席执行官,希望这只狼李友能自己开车。

然而,与狼共舞的结果是“引入狼”。

李由在一所名为郑州航空学院的中专学校学习。通过这次学习经历,李由积累了许多“战友”。

据统计,在李友掌管方正集团时,多达21名同学和校友加入了该集团。

魏新很快变成了一个高架木偶。

这群被称为“郑航”的力量最终会通过未来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法操作将方正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李友搬进来后,一直以领先技术为基础的方正集团突然转身,开始了“多元化经营”的并购模式。

2002年,方正以2.3亿元收购了浙江证券。2003年,它投资2亿元收购了苏州钢铁集团。同年,他以3亿元进入西南合成制药,并以4亿元收购武汉郑新投资公司。

随着高杠杆贷款的疯狂扩张,方正的资产在短短几年内增长了几倍。

李友,审计出身,非常熟悉大型国有企业的审计工作。这一经历使他对资本市场的欺诈行为了如指掌。

在郑州航空学院众多密友、同学、亲戚的配合下,李友巧妙地运用“交叉持股”、“空壳公司”、“资本运动”等资本游戏,创造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密不可分的网络。

方正复杂的股权结构和交易的关联方不仅让外人看不清,也让监管者看不清真相。

依靠一群“外围公司”的利益,李友等人一点一点掏空方正的资产。

八年后,《第一财经日报》发表了一篇《方正集团高管250万撬动200亿国资》的报道,揭露了当时方正集团重组的内幕:

时任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的李友利用他的权力,让他的亲戚和同学各占一个高位,通过北京“撬动”了一个200亿元、净资产250万元的国有大亨。

媒体的观点揭露了冰山一角。

2015年1月5日,李友、魏新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方正集团的董事会由北京大学派出的一个团队接管。

2016年,李友因内幕交易、隐匿会计账簿等多项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7.5亿元。

次年,李友因“极其恶劣的行为和严重的违法行为”被证监会“终身禁止进入市场”。

方正集团的大量高管已经落马,随之而来的是方正集团高层人员的持续动荡。

债务扩张的黄昏

除了管理层的经济问题,方正的悲剧在很大程度上也源于其选择的债务扩张道路。

如果联想最受批评的遗憾是放弃“核心技术”的独立研发,将公司变成“电脑组装厂”。

方正摆脱了“生产、学习和研究”的模式,简单地扔掉了技术的帽子,蒙着眼睛一路跑向一流的金融公司。

毕竟,资产投机的钱太容易赚了。谁将从事研发工作?

2019年前三季度,方正集团营业收入917亿元,净利润24.68亿元,其中公司研发费用3.33亿元,仅占营业收入的0.36%。

作为标榜信息产业为其基础的创始人,这个f

2月21日,上海清算所宣布“尚未收到北大方正支付的付息资金,无法作为发行人的代理人支付本期债券的利息”。然而,北大方正已进入重组过程,因此不会提前偿还一笔债务,也不会偿还21日到期的超短期贷款。

换句话说,如果重组过程没有在一天前开始,今天方正20亿元的债券将构成真正的违约。

但是,如果你出来混,你迟早会得到回报的。巨大的债务缺口迟早会被填补。

目前,方正集团拥有6家上市公司,即方正证券、方正科技、方正控股、北京大学医药、北京大学资源和中国高科技。这一次方正集团已经进入了重组过程。六家上市公司可能面临股权结构的变化,实际控制人也可能易手。

事实上,方正的困境并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

同样,2月19日晚,根据许多媒体报道,拥有数万亿资产但负债累累的海航集团将被“接管”,其航空资产将被拆分。

2月20日,针对市场传言,海航集团的一名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关传言不准确,他从未听说过海航集团被收购、分拆或重组。

新闻的真实性无法评论,但客观地说,负债累累的海航集团无疑是在生死边缘徘徊。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去年的新年致辞中,将HNA 2020年定义为HNA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定性一年。

截至2019年6月底,海航集团的计息贷款总额超过5548亿元。根据2019年第三季度的数据,HNA有389.6亿元现金。即使有更多的流动资产,如应收账款,非流动资产也只有513亿元。然而,如果加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HNA的短期贷款达到972亿元。

考虑到公司日常运营所需的资金,如果这些借款银行不更新贷款,HNA会非常难过。

只有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业内有句老话,“退潮时,你会知道谁在裸泳”。

在某种意义上,资产就像潮汐,债务就像石头。

在经济扩张时期,企业可以通过高杠杆持股的方式进行债务扩张,在短时间内迅速建立起高资产规模,用资产抵押,不断贷出新的贷款,然后再持有新的企业,这样循环往复。

在这一时期,资产的价值大于债务的价值,潮流在石头上。

但是经济有起有落,潮流有起有落,石头总是坚硬的。

一旦经济进入调整期,潮水退去,底部出现。

近年来,随着金融业供给侧改革的推进,金融开始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原点,市场变得越来越理性。此前,高杠杆高负债的资产扩张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马克思曾经说过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而邓公更进一步直接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有数据显示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高达85%。着名的管理大师波特早在1992年就说过,如果一个国家想提高其国际竞争力,就必须不断创新和升级其产业,而这反过来又来自于对有形和无形资产的投资。

2019的科学创新委员会是重建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帮助中国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关键举措。

这也标志着快速赚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对科技持坚定态度的“诚实的人”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对于以方正为代表的企业来说,这是回归商业本质的正确方式,而不会忘记他们最初的“从科技开始”。

天无日天天射天天视 夜夜橾天天橾b免费视频 天天夜夜日日高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