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欠薪、裁员、关店! 便利店赚钱有多难?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665

拖欠工资,裁员,商店关门!便利店赚钱有多难?

乐言

[农工商集团旗下的呼和浩特商场总数一度超过2000家。关闭商店后,目前大约有1300家。]

[“2018年中国便利商店100强”显示中石化易捷公司排名第一。]

说到7-11,每个人都不陌生。这家便利店巨头很有名。然而,他们最近过得很艰难。几天前,日本于7月11日向公众道歉,称其拖欠员工加班费。目前,一些记录显示,自2012年3月以来,日本约8000家商店的约3万名员工被拖欠工资,总额至少为4.9亿日元(约3200万人民币)。

在此之前,日本的裁员和商店关闭计划也在7月11日被披露。同样,早些时候,日本家族向丁鑫集团提起诉讼。日本家族甚至计划收回丁鑫集团授权的2500家家族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权。便利店行业充满了麻烦。

便利店作为实体零售形式的现状如何?它的利润和发展有多具有挑战性?第一财经记者从最近的一次实地调查中了解到,在电子商务的冲击下,“小而美”的便利店近年来在实体零售业态上发展相对较快。然而,日本市场非常成熟,由于市场条件不同,整体上已经放缓。尽管中国市场上出现了无人值守零售等新兴产品,但传统便利店品牌正经历着门店关闭调整等阵痛。如果日交易额低于5000元,他们将无法在3年内盈利,或者面临退出市场的危险。

7-11的困境

这不是7-11第一次有麻烦了。此前,有报道称,作为整个集团重组的一部分,日本七喜控股公司表示将关闭或迁移近1000家7-11便利店,并裁员约3000人。它还将降低7-11便利店的特许经营费,并为店主维持24小时营业提供更多帮助,这可能会影响利润率。此后不久,日本在7月11日被曝光,因拖欠加班费向公众道歉。

7月11日,第一位财经记者采访了该记者。他告诉记者,外部解释可能会有一些偏差。例如,关于裁员,这不仅是7月11日的裁员计划,也是对百货公司等其他形式的裁员调整。至于商店的关闭,不仅仅是关闭1000家商店,而是一些商店的调整和转移。

事实上,这不仅是7-11事件,包括商店关闭、裁员和道歉,而且整个家庭的现状也非常微妙。

日本家族和丁鑫集团在2000年前后签署了品牌授权合作协议,共同在中国市场开设家族品牌。不幸的是,后来的合作并不愉快。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日本家族和丁鑫集团之间的恩怨已经持续了几年。双方有着明显不同的观点和利益冲突。日本家族和丁鑫集团在经历了像海关清关潮这样的阵痛后,已经诉诸法律。日本家族甚至计划收回丁鑫集团授权的2500家家族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权。

目前,在中国市场,连锁便利商店包括全家、罗森、7-11、快递客户、好德、德科等。但是有趣的是,排名高的不是这些知名品牌,而是占据加油站优势的便利店。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百强便利店”,中国石化易捷排名第一,中国石油销售总公司下属的昆仑饭店排名第二,东莞糖酒集团的美意佳排名第三。这个家庭排在第七,罗森排在第九,7-11排在第十。《2018年中国便利商店百强》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大陆的家庭规模超过2500家,罗森超过1900家,7-11超过1800家。

3年内盈利

虽然人们经常出入便利店购物,但他们似乎并不认为盈利有多难。

为此,第一财经记者最近对该行业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走访和调查,发现如果他不能实现每天5000 ~ 6000元的营业额,或者不能实现3

何伟平(化名)从事便利店行业已经有10年了。他为第一个金融记者计算出了33,354英镑。如果在二线城市以几十至100平方米的便利店为标准,月租金从1.2万元到3万多元不等。由于需要倒班雇佣四名员工,按平均月薪5000至6000元计算,每月的人工成本约为2万元。此外,还有水电杂费、联盟费、装修费和折旧费等。

许多便利商店的经营者报告说,实现每天5000到6000元的营业额并不容易。现在定位网站变得越来越困难。人多的地区租金太高,人少的地区生意太差。陈先生想开一家小商店。第一位财经记者实际上参观了上海大约10个购物中心,但是没有合适的地点。

"一级商圈位置好,但成本太高,便利店单价不高,租赁压力大。十字路口实际上是便利店的好位置,但竞争也很激烈。办公楼的日客流量相对稳定,白领的消费也有保障,但仅限于工作日,周末客流量和营业额会下降。社区商店仍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它们的商品类别与商业商店的商品类别有很大不同,要求经营者了解精细化管理,甚至商品陈列也应根据社区客流量进行调整。”资深零售分析师沈骏告诉第一财经新闻。

虽然选址很困难,但如果给它一段时间来培育,还是有希望的,这需要一定的商业周期。然而,更严峻的考验已经到来。

"便利店特许经营合同通常持续五年,也就是说,大多数特许经营者在估算投资回报时希望在2-3年内盈利,因此他们在合同期内可以赚取大约2年的利润。退一步说,我们必须在至少五年内盈利,否则合同到期时我们仍将亏损。”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裁张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透露。

多年来,罗森、好德、德科、全家人和7-11都经历过在中国市场越境的痛苦。例如,整个家庭曾经关闭和调整了至少几十家商店,7-11关闭和调整了近20家商店。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农业和工业集团旗下的呼和浩特门店总数一度超过2000家,关闭后总数约为1300家。

关于盈利情况,第一财经记者从7月11日对罗森、他的家人、农业、工业和商业以及许多内部人士的采访中了解到,这个家族多年前就在中国市场上盈利了。可善良和道德基本保持微利;罗森的主要销售点在中国东部,基本上在上海市场盈利,他说中国市场有望在2019年盈利。7月11日,他告诉第一财经新闻,他在中国市场的一些领域获得了利润。

玩知识产权,卖咖啡,便利店创造新亮点

便利店正在绞尽脑汁吸引更多的乘客,确保一定的收入和投资回报。与各种知识产权合作,甚至创造自己的知识产权来开发衍生产品和消费。

走进上海的一家家庭旅馆,第一位金融记者在门口和里面看到了四个可爱的身影。这是卞,这个家庭的水测试后自己的知识产权!卞!喵喵主题商店,商店随处可见四个可爱的衍生产品,包括键盘、充电宝、文具等。李一芬,家族的首席营销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卞!卞!喵喵主题店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年轻顾客,也可以依靠这四个自主创造的知识产权带来更多的衍生产品,甚至考虑赠送这些便当!卞!喵喵安排了“出道计划”来增强客户意识等。目前,除了上海和成都,汴京!卞!喵喵主题商店明年将继续在长江三角洲和其他地区扩张。此外,该家庭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联合生产了国丰牌箱包等商品。

罗森还将知识产权与便利店结合起来。“我们已经行动了

除了知识产权衍生的经济,便利店经营者还开设了大量的咖啡销售业务。中石化易捷联合咖啡发布了全新品牌“易捷咖啡”。苏州首批9个中石化加油站将采用“送店消费”的模式。全家人,7-11岁,便利店品牌,如方便蜂,相继推出速溶咖啡业务,价格从10元到14元不等。这个价格比咖啡店的价格低得多,不仅吸引顾客购买,增加了顾客的单价和收入,更重要的是,增加了顾客的粘性。

"这些体验性衍生服务的创造只是表面的。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的年轻消费者,比如95后甚至00后的想法。我曾经在便利店看到顾客的进进出出,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年轻的消费者非常注重即时零散消费和高度个性化。例如,我看见一个20岁的男孩去商店买一瓶饮料。收银员告诉他,如果他买了两瓶,他会毫不犹豫地说他只需要一瓶。所以他买了一瓶就走了。半小时后,男孩回来买另一瓶同样的饮料。事实上,如果他先买两瓶,会便宜得多,但他的选择是立即消费和自我概念。”张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为了更好地掌握顾客肖像,了解核心顾客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便利店经营者开始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收集大数据,例如,方便蜂将为进入商店的顾客进行信息收集、人脸识别等技术。

"归根结底,我们必须坚持商业的本质。模型创新的“保质期”越来越短。回归零售的本质是正确的道路。经营者应面对消费升级和经济增长并存的局面。零售企业经营者应该更多地从第一线思考,站在第一线。他们应该脚踏实地,少一些浮躁和理想主义。”张生这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