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危急时司令员抗命,胜利时旅长抗命,此战反而打赢了!

来源:www.zskhxc.com.cn 点击:1475

1946年12月15日,山东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联合发起苏北战役。

一个纵队深入到敌人的心脏地带,占领了十几个村庄,控制了一条六七公里长、一两公里宽的狭长地带,完成了在战斗中分割敌人两个团的任务。然而,它遭到了四面八方的攻击,成了“饺子馅”。

8:00 17日上午,敌王牌第11师第118旅在飞机掩护下向第1纵队发起猛攻,第69师第3旅也回来了,前后夹击第1纵队。

战斗异常激烈。下午1点,蔡林和安庄,三台山的关键阵地,被敌人占领了。第11师第18旅也进入了叶壮和尚剑峰。下午3点,第11师的两个旅在12架飞机的掩护下冲入一个纵队。

这时,负责指挥右翼的山野打电话给第一纵队司令叶飞,说:“敌人进攻太多,第八师无法抵抗。它已经撤退了。第一纵队的主要阵地已经多次处于紧急状态,它也将立即撤退!”

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大白天了,在敌人的纵深处,被敌人包围着,一个两万到三万人的纵队怎么能撤退呢?叶飞说:“敌人的第11师和第3旅从南北向我进攻。我们纵队的后方路线被封锁了。如果我们现在撤退,整个战役的意图将会丧失。此外,我们不能把它拔出来,这将导致混乱和牺牲。我希望你能来加强你的指挥。”

另一边回答道:“敌人被严重封锁了。我不能加入警卫队。你最好赶快撤退。”

叶飞也很生气:“你不能通过一堂课。我如何疏散成千上万的人?”

对方说,“第八师已经撤退了。我不在乎你是否退出。”挂断电话。叶飞也愤怒地放下了话筒。

之后,叶飞召集了几个旅长和政治委员开会,决定:“我们必须坚持四个小时,在黄昏时反击。坚持防御,向风暴进攻。生死攸关。”

他不服从。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下午4: 00,占据沈庄最后阵地的第七团两个连只剩下14人,撤退到村里。该团参谋长率领11名记者、卫生工作者和政府官员参加了反击并按住了沈壮。形势危急时,叶飞断然命令:“提前一小时进攻。”

廖正国第一旅负责反击,即第一旅将打败进攻的敌人,整个纵队将趁机撤出战场。廖正国命令第一团第一营和第二营、第二团第一营和第二营各以一个主力连队为前锋,与一个方阵连击。在一次攻击的命令下,四个前方连组成四个连班,举起刺刀,在营长和教官的领导下行进。后续小组紧随其后。

结果,四个连突然袭击并杀死了敌人。整个第11师措手不及,崩溃了。尽管如此,廖正国还是命令全旅追击敌人,一直追到唐河地区。

出乎意料的是,山野指挥部通过侦察电台比第一纵队更了解战争形势的发展,不断命令纵队:“廖正国不能进入宿迁!廖正国不能进宿迁!”

廖正国兴高采烈。他情绪高昂。接到通知后,他打趣道:“你不能搬进宿迁吗?我还得去南京!”

第一旅攻击敌人第十一师,叶飞一点也不客气。他命令整个纵队跟随第一旅。随着这样的罢工,整个第69师,面对他们,也开始放松。看到有机会,它立即开始往南逃。这时,第一纵队只有一个营在北面警戒,叶飞没有机动部队。结果,当他们逃离第一纵队指挥所时,他们已经被击溃了。结果,一个垂直的干部、警卫、杂工和民工冲到了敌后。敌人没有战斗的意志,向四面八方逃跑,很容易屈服。

这么多,第一纵队